终结曼联垄断的“红军”传奇遗憾唯一的英超冠军没为利物浦获得

终结曼联垄断的“红军”传奇遗憾唯一的英超冠军没为利物浦获得

1951年3月4日,肯尼·达格利什出生于苏格兰格拉斯哥的达尔马诺克区。他的职业生涯起源于苏超豪门凯尔特人。在苏格兰足球界,格拉斯哥流浪者和凯尔特人是一对至始至终的死敌。两支老牌球队的百年恩怨让世界足坛都为之疯狂,被称为“老字号德比”。

其实在加入凯尔特人之前,肯尼·达格利什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流浪者球迷。他自幼就梦想为格拉斯哥流浪者踢球,但他的愿望一直没有实现。流浪者好像对他没有太大的兴趣,与偶像们并肩作战的想法只能石沉大海了。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发掘达格利什天赋的,竟然是流浪者的死敌凯尔特人。凯尔特人的功勋教练乔克·斯坦让助理教练法隆指导年轻的达格利什,达格利什极高的天赋和球感让法隆认为他是一个不多得的足球天才。

法隆曾这么称赞达格利什:“他是个集惊人的能力、技术以及绝佳的球感于一身的球员。此外,他对于场上位置的阅读能力是百分之一百完美的。虽然他当时只是个孩子,但是当你第一眼真正看到他的时候,你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第一时间直接把他签下!”

被凯尔特人相中的肯尼·达格利什,曾在录取的时候发生了一段有趣的小插曲:当时的凯尔特人主教练乔克·斯坦安排他的助理教练西恩·法隆去达格利什的家中探访他和他的父母。身为格拉斯哥流浪者的达格利什显然对法隆的到来感到有些紧张和不知所措。

为了给这位教练一个不错的印象,情急之下达格利什将他墙上的流浪者海报撕得粉碎。这也切断了他作为球迷和主队的最后一点联系。

达格利什于1967年7月签署临时合约,随即被送到凯尔特人的青训队——坎伯诺尔德联进行训练。在此期间,达格利什还干着细木工的兼职,在半工半训之中不断磨练着自己的足球水平。在翌年,达格利什转为职业球员,进入了凯尔特人的预备队,正式登上了职业足球的大舞台。

在凯尔特人时期,达格利什迅速成长为球队不可或缺的首席射手,并在1975-76赛季成为队长。但是恩师乔克·斯坦因车祸受到重伤之后,凯尔特人也在12年来第一次无缘冠军。在苏格兰联赛的达格利什一共获得了5个联赛冠军、4次苏格兰杯冠军、1次联赛杯冠军,共打入167球,可谓是荣誉等身。但心高气傲的达格利什并不只满足于此,他梦想着在更大的舞台上展示自己。

在达格利什加盟利物浦之际,恰逢球队功勋凯文·基冈离队。于是,他顺理成章地接过了基冈的衣钵。在安菲尔德球场的首秀中,达格利什就在当时对阵纽卡斯尔的比赛中取得了进球。

之后的欧洲超级杯,基冈的现东家汉堡遇到了前东家利物浦,达格利什彻底消除了前任留下的阴霾,他率领球队以6-0狂胜。那一年他为利物浦出场61次,打进31粒进球——其中包括1978年欧冠决赛的全场唯一进球,那一球也让他实现了离开凯尔特人时的目标。

1980-81赛季,苏格兰人为利物浦攻进了21粒联赛进球,出场了球队的每一场联赛。那一年,利物浦以第5名的成绩结束了联赛征程,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赢得了欧冠冠军和联赛杯冠军。

1982-83赛季,达格利什重新找回了状态,利物浦第13次加冕顶级联赛冠军。在苏格兰人加盟这支默西塞德郡球队之后,已经帮助球队获得了三次联赛冠军了。达格利什说过:“在利物浦,我们从来不接受第二好的结果。”

那些年,与达格利什并肩作战的队友包括伊恩·拉什、格雷姆·索内斯、彼得·比尔兹利、雷·侯顿等人。在这期间,达格利什扮演了球队多面手的角色,作为球队的领导者、场上的组织者和进攻的终结者,他完美诠释了自己对于球队的巨大作用,也被KOP们称为安菲尔德的“国王”。

1983-84赛季是利物浦大丰收的一年,他们将联赛、联赛杯与欧冠尽收怀中。至此,在来到默西塞德的7年间,达格利什收获了5个联赛冠军、4个联赛杯冠军、3个欧冠冠军和1个欧洲超级杯冠军。利物浦也从英格兰走向欧洲,红色的王朝已经建立,没人想到一年之后,利物浦和英格兰足球的命运,都将会急转直下。

那年的欧冠,利物浦再次杀入决赛对阵尤文图斯,比赛在比利时的海塞尔球场举行,可是球员却迟迟没有入场——原来在看台上,利物浦球迷区的流氓不断挑衅、闹事、纵火,最终造成双方球迷大打出手,年久失修的球场看台承受不住压力,轰然坍塌,造成39人死亡,300多人受伤。

为了稳定球迷的心情,防止更大的事故,无心恋战的球员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场,比赛过程中看台上还不时有斗殴的声音发出,最终利物浦被普拉蒂尼的争议点球击败。赛后,英格兰俱乐部被禁止参加欧洲赛事3年,利物浦的“刑期”更是长达7年。被惨案击垮的主教练乔·费根主动辞职,达格利什正式以球员兼教练的身份进入球队管理层。

在他的执教下,利物浦拿到了3个联赛冠军和2个足总杯冠军,其中1985-86赛季成为了联赛和足总杯“双冠王”,但是另一起惨案的发生让他再也承受不住压力——1989年足总杯半决赛,造成96名球迷死亡的希尔斯堡惨案让风评本就不佳的利物浦雪上加霜、蒙受冤屈,身心俱疲的达格利什也在两年后辞去了利物浦主教练的职位。这一走,就是二十年。

15岁时,达格利什就代表苏格兰少年队出战,并显示出足够的天赋。他在面对北爱尔兰少年队时独中两元,当时的报纸描述他为“天才控球手”,从此也打开了达格利什的国家队生涯。

虽然在凯尔特人和利物浦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是在国家队里,达格利什显然没有带领“风笛之师”在国际大赛上取得佳绩。即便如此,他还是在世界杯赛场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这就比乔治·贝斯特、伊恩·拉什、瑞恩·吉格斯、埃里克·坎通纳等无缘世界杯的球星幸运的多。

达格利什曾代表苏格兰出战了1974年西德世界杯,但表现并不尽如人意,苏格兰在小组赛不败的情况下因净胜球劣势出局。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同样让人失望,小组赛首轮他们就被秘鲁队3-1击败,接下来又被伊朗队逼平,彻底丧失了出线权,但在面对全攻全守的巅峰荷兰时,苏格兰爆冷击败上届亚军,达格利什也打进一球。

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达格利什同样也随队出征,尽管在5-2战胜新西兰的比赛中首开记录,但连达格利什自己都承认表现实在糟糕。于是在对巴西的比赛中,他只能在球队落后时替补上场,最后一场对苏联的比赛更是坐穿了板凳。苏格兰也再次到在净胜球上,小组赛后打道回府。

1986年,后来的曼联功勋主帅弗格森,临时取代心脏病突发猝死的乔克·斯坦,成为苏格兰新帅并带队出征世界杯。但是在世界杯之前弗格森将利物浦名将阿兰·汉森排除在大名单之外,35岁的达格利什随后宣布退出国家队。

有传闻称,达格利什因为好友汉森被排除在名单之外,所以找了个受伤的借口退出国家队,但是达格利什本人一直否认这种说法。

达格利什是首名代表苏格兰出战百场的球员,最终的102次仍是苏格兰队的纪录,同时他与丹尼斯·劳一同保持30球的队史最高进球纪录。虽然在世界大赛中没有取得好成绩,但是也掩盖不住达格利什为“风笛之师”做出的贡献。

布莱克本可谓是英超金元足球的开创者,通过钢铁贸易发家的亿万富翁杰克·沃克,最初对球队的3000万英镑注资可以说是独占鳌头。他不仅将赋闲半年的达格利什请来带队升级成功,成为了英超的创始成员;还在升级后花费巨资先后引入两名神锋——阿兰·希勒和克里斯·萨顿。他们的“SAS”搭档所向披靡,在历代英超双前锋组合中赫赫有名,极大提高了布莱克本的进攻。

在升入英超的第一个赛季,达格利什就带领布莱克本获得了联赛第四名的好成绩,第二年更进一步收获亚军。随后的1995年,布莱克本与曼联的冠军争夺达到白热化。最后一轮,曼联在厄普顿公园被西汉姆联逼平,输给利物浦的达格利什反而在与弗格森的斗法中胜出,帮助球队打破曼联的垄断成为英超第二支冠军。

在布莱克本一时的繁华中,达格利什却看到了球队深层次的崩塌。金钱投入给球队带来平步青云式成功的同时,也给人带来了深深的不安。在目睹疯狂投入越来越难以满足球员日益膨胀的要求,和担心一旦撤资后球队会随即一蹶不振,夺冠后的达格利什以压力巨大为由选择离职。

他在俱乐部担任了足球总监这个虚职,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当足球评论员和打高尔夫球。第二年,达格利什离开了布莱克本,随后布莱克本彻底沉沦。后来,他也曾后悔离开安菲尔德,还表示很希望这个冠军是随利物浦获得的。

人生总是存在着阴差阳错,从少年时期试训被利物浦拒绝,到成为球队功勋队长,再到成为利物浦代理教练并离开安菲尔德,最后又重返红军教练席。达格利什和利物浦永远是血脉相连,无法分割。

离开布莱克本后,达格利什先是接替凯文·基冈成为纽卡斯尔主教练,又重回凯尔特人出任足球总监。2009年,带领利物浦时隔21年再夺欧冠冠军的贝尼特斯力邀达格利什回归利物浦,担任青训学院资深顾问的同时兼任俱乐部全球商业大使。2011年1月,利物浦进入低谷期,霍奇森灰头土脸地下课,达格利什临危受命,毅然重返安菲尔德教练席。

其实达格利什本可以拒绝这份邀请,因为在当时的情况看来,执教利物浦就如同跳进火坑一般。那几年的利物浦可以用内忧外患来形容:卡拉格和杰拉德逐渐老迈,利物浦的引援更是一言难尽。

阿隆索、马斯切拉诺和托雷斯相继出走,让球队进入大规模重建。从富勒姆加盟的英格兰边卫孔切斯基不堪重用,这名霍奇森的嫡系球员显然已经在安菲尔德迷失。鲍尔森、约万诺维奇也被证明为“水货”,卢卡斯·雷瓦还没有像现在那么“越老越妖”,KOP对他更多的是质疑。

美国新老板约翰·亨利在当时显然也没有更多的资金支持达格利什,如今的冠军老板当时还只是足球领域的小白。但是达格利什宁愿晚节不保,也依然选择接手这个“烂摊子”。安菲尔德“国王”显然对利物浦的感情已经融入生命,虽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在足总杯半决赛战平强大的曼联,虽然在最后的点球大战告负,但是达格利什对于球队的积极改造肉眼可见。在声势浩大的“梦剧场”取得如此成绩,已经非常不错了。利物浦的达格利什效应还在延续着,球队的排名也从第12位迅速升至第6位。虽然利物浦在当赛季没有取得欧战资格,但是管理层还是选择相信达格利什的能力。

约翰·亨利表示:“作为一名才华横溢的球员和成功的主教练,肯尼是利物浦的传奇。自从他在1月回到俱乐部后,展示了杰出的领导才华和能力,将俱乐部工作人员的最大潜力激发出来。他的到来改变了俱乐部氛围,再没有其他人能制造这一反响。因此,我很高兴我们达成了一份新协议,现在我们无需再考虑是否还有其他合适执教利物浦的人选。

但是进入第二赛季的利物浦,仿佛又回到了起点,各种问题再次爆发。从布莱克浦转会的查理·亚当碌碌无为,乌拉圭小将科茨表现平平,亨德森被冠以“水货”头衔,高价引入的唐宁和卡罗尔糟糕透顶,只有重返利物浦的旧将贝拉米可堪一用,达格利什的引援受到了普遍质疑。当时利物浦的足球管理并不完善,“老国王”终于为他的守旧思想付出了代价。

联赛表现惨淡,但利物浦在杯赛中却有出色发挥。在联赛杯中,利物浦一路挺进决赛,并且在决赛中以点球大战击败了黑马卡迪夫城获得冠军,终结了六年无冠的历史。在足总杯中,利物浦同样进入了决赛,只是在温布利球场1-2惜败切尔西。

联赛第8、甚至落后于默西塞德死敌埃弗顿的糟糕成绩,还是让达格利什在赛季末离任,但没有球迷怨恨他。因为奉命于危难之际的他,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帮助利物浦重返巅峰,从2005年欧冠冠军残阵中接手,为2019年欧冠冠军奠定基础。这让我们不禁感叹:国王虽老,壮心未死。

离开利物浦的达格利什,虽然因年事已高消失在绿茵场一线,但他依然会在《每日镜报》开专栏进行球评,他也在时刻关注着利物浦的发展。在2014年世界杯苏亚雷斯咬人事件后,达格利什随即在专栏发文《利物浦不应因为苏亚雷斯犯错而抛弃他》来声援昔日爱将。

而在新赛季老东家引进巴神取代苏神后,达格利什再次发表了《巴洛特利是利物浦值得冒的一个险》的文章,来肯定这笔引援的价值。在巴神换球衣风波中,达格利什依然在专栏中表达了支持。

达格利什最近的一次亮镜,是在2019年利物浦欧冠半决赛惊天逆转巴萨之后,利物浦众将士与球迷们高唱“你永远不会独行”。在电视转播的镜头中,我们可以看到白发苍苍的达格利什,兴奋地和球迷们肩并肩高声唱着利物浦队歌。“老国王”在退休后再次见证了利物浦的崛起,怎能不心潮澎湃?

红军功勋达格利什泪水噙满眼眶,他代表着利物浦光荣的历史;亨德森、米尔纳等红军将士在歌唱,他们是当下辉煌的缔造者;阿诺德、布鲁斯特等年轻一代也被氛围感染,他们代表红军的未来。这一代又一代的传承,正代表着独一无二的红军——利物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