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火箭队新秀爱德华兹的故事篮球家庭推动他走好每一步!

关于火箭队新秀爱德华兹的故事篮球家庭推动他走好每一步!

每天晚上比赛结束,Mackey球馆的灯熄灭后的时候,有昏黄的辅灯来给Keady球场罩上一层霓虹。

六月十六号那天晚上,普渡大学以78-50赢下威斯康星后不久,文森-爱德华兹,他哥比尔-爱德华兹和他们的舅舅,克里斯托弗,还有一个克里斯托弗的朋友,只需要的那片霓虹。

灯都关了——普渡大学的训练馆一片乌黑,Mackey球馆需要点薄薄的光晕。

本来这只是个文森特简单的赛后训练,比尔接手后,变成了一个火药味十足的整晚比赛。

文森特-爱德华兹,刚刚在獾队头上拿下20分,就想他哥哥打打,3次运球他们自己玩的这种比赛。

小比尔,最初在宾州法尼亚州立大学,后来在俄亥俄迈阿密大学打过,再后来,膝盖受了严重的伤,他为了尽力帮助最小的弟弟,不再打比赛了,他是文森特实质上的训练师和这个普渡大学首发前锋的众多指导之一。

“这样的话让我们不再训练而是开始打比赛了,”比尔-爱德华兹道,他从俄亥俄州米德尔敦来,经常凌晨4点开始回去,”然后一小时变成两小时,两小时变成三小时。“

比尔-爱德华兹把他的职业球员梦放在一边,为了最好地帮助他弟弟,放弃可能本是他的巅峰期,他说这是他乐意做的牺牲,文森特多数时候也说很感恩。

”有时候我并不喜欢这样,他是这么好的球员,远比人们了解的更好,“文森特-爱德华兹说,”他如此的稳定,6尺6,240,250磅,左手将,且他是一个2号双能卫,很少见。比赛中左手将感觉又是那么有优势,非常难防守。有时候,我很讨厌,但这是他为我做出的牺牲。“

比尔在文森特-爱德华兹的成长中至关重要,文森特说,他们的老爸,老比尔,当时正在打海外职业比赛。

”他总是为我做那些小事,“文森特-爱德华兹说。”好像他把我养大一样,做些只有父母才会做的事。每次他都会让我先吃。哥哥并不需要这么做。别人会先自己吃。他却总是让我先吃。“

这种兄弟的篮球关系为主的家庭篮球动力对这个马特-普林特称为校史最好球员之一的成长至关重要。

小比尔-爱德华兹在宾州大学和迈阿密大学(俄亥俄州)打过,却放下他的职业生涯,和膝盖伤势的恢复,来指导他小弟的发展。

文森-爱德华兹的职业生涯一直都是一个家庭议题,很多的声音涌入普渡大学前锋的二中,很有效,但也很多。

“你的家人也是你最大的批评家,这当然有好处,”文森特-爱德华兹又说,也很扰人怒。”当你生于一个篮球家庭时,大部分人不可能说,你也不可能说,‘你们不懂球’你的老爸有和你完全相同的经历,你的老妈一样打了大学篮球,你哥哥打到了10强。你不能他们不懂球,因为他们也做过一样的事,他们很明白这些。”

老比尔事怀特州立高中有史以来的最好球员,他1993年毕业,25年之后的今天仍是这里得分纪录和篮板纪录的拥有者,是最好的得分手和篮板手。

在东伊利诺伊州大学执教多年的教练里克-萨缪尔,曾经和做过他助理教练的马特-普林特说过,爱德华兹是他执教过的最好球员。

在文森特小的时候,老比尔-爱德华兹就对他严格要求,老比尔的海外职业生涯在他小儿子的职业生涯开始时正好结束,这正给他在最终成为篮球皇帝詹姆斯项目的AAU青少年队执教儿子的机会,后面在米多尔顿高中做助理教练也是一样。

老比尔强烈反对父母在场边执教子女——“这是世上最糟糕的事,”他说——所以比赛中你听不到他的声音,他并不这样执教。正如他所说,他的指导在赛后进行。

很多时候你————————,“ 小比尔说,”我觉得这对文森特帮助很大,因为我爸对他要求很严格,给他设下一个高标准而不是去要求他要好这个做好那个。我认为父亲带来的严格要求对他很重要。“

”经常有的时候他向老妈吐苦水,“小爱德华兹接着说,”因为他拿到了12个篮板,而我爸要求15个或者20个。“

爱德华兹的母亲,格林内塔-巴顿,在代顿的辛克莱尔社区大学打过,从她小儿子5岁开始,就是他的第一个教练。

而今,她还经常提醒文森特”控制自己能控制的,“进入大学后,她也就之说这些了。

”除非是抢篮板或者发球,“文森特-爱德华兹补充,”这时候她就很快参与进来。“

文森特小的时候,他母亲就反复教导说抢篮板时不要指望别人能帮到你。大一的时候,有段很短的时间,文森特被拿出首发阵容,她再次提醒他,然后文森特在以后的比赛中就拼命争抢篮板,不知道有没有关系,很快他就和替补说拜拜了。

文森特-爱德华兹的大部分成长是在米德尔敦的老韦德-E-米勒体育馆,这里是米德尔敦高中的主场,爱德华兹他们家人都在这里打球和锻炼。

大哥达利斯是个橄榄球员,小比尔先文森特成为一个俄亥俄州的顶级球员,和一个十强队的球员。

克里斯-爱德华兹,老比尔最小的弟弟,文森特的叔叔,只比文森特大几岁,是第四个队文森特的发展有着相当影响的亲戚。

“我哥和我叔叔,一直以来很好地推动着我,”文森特-爱德华兹说,“有时候我们会吵架。爱恨之间只有一段很短的分界。”

“他会抱怨,”老比尔-爱德华兹说,“我总要告诉他们放过弟弟,但这就是小弟会碰到的事。”

在爱德华兹来说,他别无选择,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成为这样一个全能,多功能球员,能够随时达到锅炉队所有对他的要求。

不管事冲击篮筐,抢篮板,和为队友创造机会,这个前锋都已经做到了普渡大学有史最好的,甚至是三分球,过去的四个赛季,他做了很多。

上周对阵巴特勒大学,爱德华兹替代受伤的伊萨克-哈斯到低位高效取分。这种时候他会很灵活,可能是成长中总是与像小比尔及朋友那些更高更好球员对抗的收获。他学会了灵活,学会了利用身体对抗,成了一个脚步大师。

小比尔-爱德华兹在高中的时候作为一个6尺的后卫。接着,16岁时,他长了好几英寸,变成了一个不大需要后卫技能包的大个子。

对他的小儿子来说,情况正好相反。文森特以前长得比同龄人高,所以一直打内线。到他加入米德尔敦高中队后,另一些大个子出来了——像,钱斯-索雷尔,就就加入滨州大学的橄榄球队——而爱德华兹也换到了侧翼的位置。

“像被我执教过的每个孩子一样,我从不会让大个子只会大个子的打法,”老比尔-爱德华兹说。“我一直都试着发展孩子们的全面。”

“我不想给孩子上标签,因为一旦他不再长高,他就必须要能去做其他的事情。就教他们全面来做好准备。”

到文森特-爱德华兹在米德尔敦高中上二年级时,普林特看他打球后就立即被他的全面性打动,首先是篮板,有力的双手,对球的嗅觉判断,和一个当时身体上不能碾压任何人的华丽篮板数据。

“我记得当普林特教练招募他时,”老爱德华兹说,“他告诉他不会给文森特的在球场上的位置定死标签。”

在普渡大学,爱德华兹已经超越球场上固定的位置了,他离开西拉法叶校区的时候,他将有着许多方面影响篮球比赛的独特顶级证明。

他离开联赛时会有着1600+ 得分;抢下800个以上篮板;送出400个以上主攻;并且投中超过170个3分球,这些是他从小在米德尔敦的独一无二的老球馆磨练出来的技术和适应性,韦德-E-米勒体育馆,那以后已经被现代化的设施取代了,又或者是在市里的道格拉斯公园,他们兄弟们到那的沥青场开始磨损他们的膝盖才离开的地方。

小比尔回想有一年在雪地上画出三分线然后拉文森特来玩;之前,文森特一有机会就会回到米德尔敦的家,让他的哥哥训练他,现在,文森特也一样渴望地想报答这个哥哥,很想再看到他打球。

这就是爱德华兹和他成长的故事,他和父母,兄弟,叔叔之间的篮球联系,这种环境把他塑造成今天这做到了一切的球员,目前为止。

这个21岁的10强队前锋和未来的NBA球手还没有在单挑中打败他46岁的父亲。

“我总是说我到50岁还能收拾他,”老比尔说,“但那应该不大可能了,我想最多还能打赢他一年。”

“他赢的时候要结束了,”文森特-爱德华兹说。“上次我回家的时候他就作弊了。这赛季结束我就会打败他。”

“如果他拍了我的手臂,一点事没有,”爱德华兹。“如果我轻轻碰下他的手臂,犯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