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菲联澳洲主帅的成都魔术 从零开始他令球队质变

谢菲联澳洲主帅的成都魔术 从零开始他令球队质变

记者吴策力成都报道 4月9日早上,诺维·麦金纳给自己倒了一杯鲜橙多。然后,他把叉子放在一边,拿起筷子夹餐盘里的豌豆吃,又快又稳。“如果有人表示惊讶,我通常会换到左手”,说罢,他将筷子换到左手上,拈起一块肉放进嘴里。

当天下午,成都谢菲联队在主场和实德队进行联赛第二轮的比赛。自首轮逼平山东鲁能自后,诺维的球队受到了极大的关注。不少舆论认为,山东队盲目托大给了谢菲联进攻机会。而诺维坚持认为,他的球队可以发挥得很好,对任何球队,他的目标都是取胜。客场打山东之前的准备会上,诺维扔下了一句话,“如果你们中有人认为这场比赛输定了,对手太强大了,那就留在宾馆里。我要的是想要胜利的球员。”

这一天,成都谢菲联付出了3人受伤的代价,0比0与实德战平。继上轮被一些媒体评为最佳教练之后,诺维保持了他的中超不败纪录。21天前的深夜,谢菲联队新任主教练才抵达成都。过去整整一个歇赛期,谢菲联队都没有正常训练,没有安排任何热身比赛。大部分媒体已经预测他们开赛N连败。

中超开始之前,澳洲媒体开始报道这位第一个在中国联赛担任主教练的同胞。但就连诺维自己也知道,他已经有相当长时间不被当成“澳大利亚人”了。他说话时从不使用澳洲俚语。比如,他叫人“朋友”,从不说mate,而是pal;众所周知,澳大利亚有些奇怪的单词,koala(树袋熊)、kangaroo(袋鼠)、或kookaburra(笑翠鸟)……诺维说,他也从不说Fairdinkum(诚实的)。

诺维1961年出生于苏格兰基诺马克,1986年移民澳大利亚。基诺马克实际上中国人并不陌生的城市,目前在电视上大行其道的JOHNNIEWALKER(尊尼获加)威士忌,自从1802年诞生开始就在那座城市面向世界分销。在那种国际化的趋势下,诺维曾经在5岁之前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分别度过半年的孩提时代,然后又重新回到了基诺马克生活。20岁出头的诺维曾为基诺马克队效力87场,在苏超打进17球。说起这段,诺维对苏格兰人勇闯世界的精神很赞赏,“前不久和中国队比赛进球的新西兰队麦格林奇,也是苏格兰人。但他也在新西兰出生,有资格入籍。”

如今回忆起当年的球员时代,诺维仍然认为这是自己最珍惜的时光,“20岁出头我就结婚生子,并且得到了当地球迷的关注。”然而,他还是在1986年移民澳大利亚。2005赛季当他在中岸水手取得成功时,知道他的人总喜欢叫他苏格兰人。对此他颇有微词——施瓦泽的父母在1970年代从德国移民澳大利亚,诺维从很早就认识施瓦泽,但没人老叫后者 “德国人”。“他总是很谦卑,喜欢和人交流。”

其实他觉得自己充满了娱乐精神,从来都喜欢和人交流。2007年,中岸水手在当地的一场慈善捐助会上,诺维赤膊上阵。当时,按照要求他在寒风中只穿了短裤,走进了一个四周无遮拦的露天帐篷里。由于中岸水手的成功,主持人宣布将对拥趸们拍卖诺维的一件私人物品:他的胸毛。

这个过程至今想来仍然让诺维记忆犹深,“他们让我趟在一个地方,然后蒙上我的眼睛,让我戴上耳机,要求我拿住一个麦克风对着自己的嘴,后来我才知道,这个麦克风连着广播,是对现场所有人直播的。再往后,一位女士把一张黏胶放在我的胸口上,再扯了下来。”最后胸毛拍出了800澳元,捐给了一家慈善机构。

诺维最先接触到谢菲联,是在2006年的亚冠联赛之后。当时,他的球队来天津打客场,回国之前,他拜访了成都的朋友。谢菲联原先的大股东凯文·麦克比的儿子斯科特是诺维的朋友。因此,2011年3月,当王宝山和俱乐部闹翻之后,他的助理教练也全部辞职。接手的香港鸿富在凯文的帮助下,找到了诺维。

这个时段,阿诺德·格兰汉姆已经接任中岸水手的主教练,诺维在俱乐部担任商务经理。他很爽朗地接下了这个任务。几年前他在澳超风头正劲的时候,曾对英国媒体表示,自己有可能找机会回英国执教。但这次来自中国的召唤,他一点也没有踌躇。

3月19日深夜,诺维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虽然我对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但我并非对这里的足球一无所知。”很快,他了解到了谢菲联困境的全部内容:凯文·麦克比和成都政府交恶,王宝山和现俱乐部不欢而散,球员对投资人的怀疑……而这些,虽不是一个主教练应该了解的内容,诺维全部知道了。

真正让他最为焦急的是,队里除了桑塔·布兰登之外,他不了解任何一个球员。所以,当记者事后询问,他究竟以什么作为凭据,开始了中超首战的布阵时,诺维自己都笑了。“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门将,我知道去年宋(振瑜)在打;其他的位置,我要不停地在队内对抗中观察,听取助理教练的意见。不管怎样,一个一个地,我还是把名单理顺了。”

布兰登2009赛季来到中国,正是得缘于诺维的推荐。至于在第一场比赛里推射中柱的前锋亚当,他10岁的时候诺维就认识他了。

他像一块海绵一样吸收着成都队的全部信息。在对实德的比赛之前,他已经知道了四川队和当年实德队的恩怨。尽管谢菲联和实德的关系并不差,诺维还是破天荒地在赛前接受了一个采访——当时比赛就要在30分钟后进行,而诺维面对当地电视台的记者,在成体场地边上还在“表态”:我们一定要拿下对手!

为了凝聚人气,他不但自己开了微博,还让布兰登也开了。这方面,诺维很喜欢和球迷互动。诺维坚持每天都发,最多的一天发了3条。他的微博内容更多的是介绍球队的基本情况,他每发一条,都能吸引二三十条评论,这些评论中有中文的,也有英文的。“我看不懂中文,所以没有加关注。”

在和实德的比赛后,成体本来就满目疮痍的场地就像被犁过了一次。诺维有点担心,“60分钟后球员们的体能就出现了问题,他们是拼下来的。”他不断强调场地对双方都是公平的。8年前到此访问的瓦伦西亚队,刚好遇到成体换草皮,一根草也没有,在泥地里输给了四川队。

和实德的比赛让成都队员很受伤。布兰登在奔跑中踩到小坑里,扭伤踝关节。只踢了42分钟。接替他的惠家康也没有逃脱受伤的噩梦,“场地太软了,一加速就感觉使不上力,拉伤了。”惠家康说。第88分钟下场的李洪洋也受伤了。3名队员受伤,对球队的打击很大。目前的谢菲联队人手紧缺,尤其是后卫线上,由于本来就人员短缺。由于经纪人要价太高,佩斯光荣队的中后卫科尼未能和谢菲联签约。而前锋位置上,布兰登的位置更是无人能顶替,在成都将客场挑战长春前,诺维的危机已经到来。

“我知道球员的体能储备不是很好,这和俱乐部上个赛季后的动荡有关系。老实说,我也不能让他们每天都练体能,只能慢慢来了。”

诺维每天都住在基地,他喜欢和球员开玩笑。如果看到一个球员把套头衫盖着,他就会叫住对方,询问他是不是加入了“黑帮”。“我自己就是球员出身,知道怎么和他们交流”,澳大利亚人很开心。

但来自英国的教练似乎都不太喜欢住在郊区。而且,诺维也注意到了凡是来自英国、德国的教练,在中超罕有成功的范例。倒是来自前南地区者,如过江之鲫,源源不绝。“也许他们更了解中国足球,但对我个人来说,我也很了解。”他对历史上在中超执教的教练都如数家珍,连霍顿目前在印度执教都很清楚。

本来,他的妻子将在3月底来成都,届时诺维就会在市区内租一套房子。不过,由于家里有人做了髋关节手术,诺维的妻子最早也要耽误4周了,这段时间,他还要继续和球员一起生活在双流基地。

让诺维兴奋的是,成足在中超的人气旺盛。新赛季,俱乐部将球票承包给票务公司,他们每场只有很少量的工作票和赠票,这几乎让黄牛党无从下手。据票务公司介绍,对实德的比赛散票卖出上万张,套票300多张,加上省球迷协会和红色刀锋两大球迷组织的会员,有大约15000名观众来到现场。如果继续表现良好,成体还将是诺维的“伍德斯托克”。

成都出场阵容(442):宋振瑜/冯卓毅、刘宇、李建滨、王存/萨利、张远、李钢、李洪洋(86’胡伟)/亚当、布兰登(45’惠家康)

实德出场阵容(442):孙寿博/张耀坤、赵宏略、金珍圭、李学鹏/朱挺(45’王选宏)、阎嵩、权磊、闫峰(73’吕鹏)/马丁、詹姆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