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比锡选帅:选谁不重要怎么选才重要

莱比锡选帅:选谁不重要怎么选才重要

2比1击败曼联,莱比锡迎来了一场久违的胜利,以第三名结束欧冠小组赛,下半程仍然可以踢欧战。但此时坐在教练席上的不再是美国主帅马尔施,而是他的助理教练拜尔罗泽尔。三天前在联赛中1比2不敌柏林联队,莱比锡董事长明茨拉夫将球队的表现形容为“灾难”和“噩梦”,俱乐部高层连夜开会,解雇了执教刚刚157天的马尔施,拜尔罗泽尔被任命为临时主帅。

莱比锡进入寻找新帅的模式,他们希望拜尔罗泽尔带队完成上半程,新帅从明年1月开始正式执教。这种状况对莱比锡来说是全新的体验。这家俱乐部在2009年正式成立,建立之初有着缜密的计划性和前瞻目光,在选帅上很少犯错。成立至今12年,马尔施是球队第二名在赛季中途下课的主教练。明茨拉夫说:“莱比锡升级之后一直朝着一个方向前进。现在我们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需要调整一下。相信我们会度过这一关的。”

德国媒体积极地为莱比锡开列选帅名单,莱比锡的要求很清楚:他们并不需要一个自身风格强烈的主教练,而应该像兰尼克、纳格尔斯、马尔施一样,执教风格符合红牛体系的要求。德国足坛作为教练输出大户,这样的人选并不少。

莱比锡俱乐部在世界足坛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虽然一些传统俱乐部的球迷攻击莱比锡是“商业产物”,但必须承认的是,这家俱乐部与绝大多数富豪俱乐部不同,从建立之初就以商业化、集团化方式在运营。没有深厚的历史也意味着没有包袱,红牛集团在运营俱乐部时始终将目光放得很长远,对主教练更有耐心。

2009年7月,首任主帅沃格尔带队踢第五级别的东北区高级联赛,此后有奥拉尔、帕库尔特、措尼格、拜尔罗泽尔、兰尼克、哈森许特尔、纳格尔斯曼和马尔施执掌帅位。这些教练中只有2015年2月的措尼格是赛季中途下课。当时的措尼格是带领球队从地区联赛升入德乙的功臣,但是他的能力似乎仅止于此,终没有办法更进一步。在看到球队错过升入德甲机会的情况下,他的位置被临时主帅拜尔罗泽尔取代。接下来一个赛季,经理兰尼克亲自接手帅位,把球队带到德甲。

升入德甲之后,莱比锡的帅位有着不错的稳定性。虽然没有一位主帅的工作时间超过两年,但基本做到善始善终。兰尼克是主动让位,哈森许特尔是赛季结束后协商提前一年解约,纳格尔斯曼是被拜仁挖走的。马尔施也得到了足够的时间,他的球队在联赛中1比4惨败拜仁,欧冠小组赛提前失去晋级机会,董事长明茨拉夫都在支持他,直到最近联赛对霍芬海姆、勒沃库森和柏林联队的三连败,排名一路掉到第11位终于让俱乐部忍无可忍。明茨拉夫意识到,球员们对马尔施的足球缺少准备,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如果继续这样的表现,那么莱比锡有错过欧战的危险。

按照莱比锡的特点,他们当然希望找到一个能长期带领球队的新教练。明茨拉夫是决策的最高层,但他自己无法完成这项工作,要有人帮忙。前任总经理克罗舍在今年夏天转投法兰克福,莱比锡一直没有任命新经理,这个位置暂时由商务经理朔尔茨和首席球探维维尔分担。现在来看,两人难以担当大任,需要一个人来统筹大局。明茨拉夫表示:“我们已经确定了新总经理的人选,只等商量好他什么时候上任。”最好的时机是新经理在明年1月1日上任,紧接着再宣布新主帅。

当然,新经理在上任前可以提前为球队选帅忙碌起来。对莱比锡来说,选择主帅的最重要条件是风格。刚刚赴任曼联主帅的兰尼克在2012年担任萨尔茨堡的技术总监,同时监管着红牛集团旗下其他足球俱乐部。兰尼克做了一件此前没有人做到的事情:红牛集团下的多家俱乐部在战术风格上进行了统一,从一线队到青年队全部采用攻势足球踢法,前场进行积极的逼抢。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下,莱比锡与萨尔茨堡红牛成为了统一的整体,一名球员在萨尔茨堡有突出的表现,就会有机会转会到莱比锡并且很快适应新环境,萨比策尔、于帕梅卡诺、海达拉、萨比策尔等人都是这样的路径。

兰尼克非常重视风格的塑造。兰尼克上任前,萨尔茨堡请过雅拉、塔拉帕托尼、史蒂文斯、阿德里安塞等教练,这些教练有很大名气,但每个人的战术不同。2012年后,萨尔茨堡的帅位从施密特、许特尔、奥斯卡、罗泽、马尔施到现在的雅伊斯勒,无一不是踢攻势足球的教练。莱比锡呈现相同特点,这家俱乐部在2012年解雇了以保守著称的奥地利人帕库尔特,换上措尼格。后来的哈森许特尔、纳格尔斯曼都是热衷于前场逼抢和快速进攻的教练,只是在一些战术细节上有些差异。

2019年,兰尼克离开莱比锡,离开红牛集团,可是他的一系列工作始终影响着球队。红牛集团在官网上发文感谢,认为他打造出“红牛足球基因”,这意味着他的足球风格不会随着兰尼克的离去而消失,而是始终伴随着红牛系足球俱乐部的成长。这种影响力并不局限在红牛内部,而是从萨尔茨堡、莱比锡发展到整个德甲。比勒费尔德主帅克拉默、门兴主帅许特尔、法兰克福主帅格拉斯纳、霍芬海姆主帅小霍内斯、多特蒙德主帅罗泽、拜仁主帅纳格尔斯曼、德国队主帅弗里克,这些教练都在萨尔茨堡或者莱比锡工作过,受到过影响。德甲18支球队中有7支队伍与兰尼克和红牛集团有交集,受到过影响,德国媒体将现在的德甲戏称为“兰尼克的联赛”。

其实马尔施是根正苗红的“红牛教练”,他从纽约红牛到萨尔茨堡,又从萨尔茨堡到莱比锡一路走来,受到红牛风格的影响还要超过其他人。马尔施带来的是比纳格尔斯曼更加激烈的攻势打法,他今年夏天执教莱比锡时,萨尔茨堡媒体欢呼说:“真正的红牛基因注入了莱比锡”,毕竟此前的哈森许特尔、纳格尔斯曼都是从红牛体系外签下的主帅。

马尔施的失败不是在于风格上,而是他忽略了奥地利足球与德甲的差异,过于激进。萨尔茨堡红牛在奥地利的崛起,几乎重塑了奥地利足球的风格,让奥甲球队全面地去模仿。可是兰尼克在二十年前开始将这种风格引入德国足球,此前同为红牛系教练的施密特在勒沃库森采用过类似的激进战术,德甲球队对此早已有了适应性。马尔施也许没有研究过施密特在德甲从一鸣惊人到失败的过程。有趣的是,兰尼克掌权期间,从没有一名萨尔茨堡红牛的主教练被直接任命为莱比锡的主帅,马尔施的执教决定则是在兰尼克离任后作出的。显然兰尼克明白其中差异性,他找来的哈森许特尔和纳格尔斯曼是既熟悉德甲,又符合风格要求的主教练。现在的红牛高层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莱比锡的新帅必然要符合俱乐部确定的风格,同时要适应德甲赛场的特殊性。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马尔施下课后的第一时间,埃因霍温主帅施密特成为了第一人选,他熟悉红牛风格,熟悉德甲赛场,相比执教勒沃库森时,他现在更成熟。可是施密特希望完成现有合同,拒绝了莱比锡。其他球队换帅时,瑞士名帅法夫尔一定会成为热门人选,他在柏林赫塔、门兴和多特蒙德有着显赫的成绩,但他没有出现在莱比锡的选帅名单中,理由恰是风格不合。

如果临时主帅拜尔罗泽尔能在圣诞节前拿到好成绩,重现弗里克在拜仁的历程,他的留任并非不可能。又或者莱比锡可以考虑再次将现任的萨尔茨堡红牛主帅雅伊斯勒挪到莱比锡的位置上,他在列夫林和萨尔茨堡两支球队的执教都很成功,更重要的是他有在莱比锡踢球和工作的经验,球员时代他在霍芬海姆,还充分受过兰尼克的熏陶,可以避免马尔施犯过的错误。

Leave a Reply